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51飞行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民航飞行员报考条件
国际飞行员报考条件自费飞行员报考条件初中生飞行员报考条件高中生飞行员报考条件
大学飞行员报考条件通航飞行员报考条件空军飞行员报考条件海军飞行员报考条件航校航空学校大全
飞行员体检标准飞行员培训多少钱飞行员招生飞行员报考咨询问答飞行员培训学校
查看: 790|回复: 20

如何看待医生拒绝给艾滋病人做手术?

[复制链接] [提交至百度]
发表于 2018-2-6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博上有个艾滋病人发布了一件事,华西医院某医生借口拒绝为其做手术。此事微博公布后,引发很多网友评论转发批评甚至辱骂这位医生,认为他无医德不配做医生。可是拒绝了就一定是道德低下吗? 事件信息: 患者所写文章:关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拒诊实录 - l-1001 的微博 微博关键词:华西医院拒诊艾滋病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488

主题

3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623
发表于 2018-2-6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母亲是SARS期间北京第一名在护理患者的过程中被感染的护士长,那时SARS刚传入北京,还没有建立起足够的防范预警机制,一线医护人员的防护措施无法跟上,一件白大掛和一张医用口罩就是全部装备了,结果战役开始的第一周就有一名护士感染,大家都以为是她在消毒环节没有做好而心怀一丝侥幸,第二周,号称全医院最认真仔细的护士也感染了,大家震惊了,才认识到这种疾病的可怕,随后就是我母亲,她在护理一名患者时被咳出的飞沫钻进了眼睛,紧接着就病倒了,治疗康复过程我已记不太清,那段时期对我来说是混沌、黑暗的,只记得治疗过程中用了大量激素,后来虽然控制住病情保住性命,但因为激素的副作用,肺和全身骨骼,尤其是关节处都已蜂窝化,已不能走路,后来又相继做了双髋关节碎骨填塞和置换人造关节,才勉强能不用拐杖和轮椅行走,但直到现在,依然有一条腿还未换入人造关节,每天靠吃止痛片度日,而且在经历过这两次大手术后我能明显感觉到母亲气血的消耗…妈妈是很坚强且热爱生活的人,尽管如此她现在每天依旧要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骑车买菜做饭带孙子,并且在我的鼓励下去学了驾照,因为我实在看不得她骑着本应最适合她的交通工具—残疾人摩托车时被很多汽车司机鸣笛催促的情形,但我们的心底都始终无法抹去这段阴影,我曾经无数次的问她为什么当初要去一线,问她不是已经任职护师了吗?为什么不选择逃避,她总是很简洁的回答,那种时候没有人会逃避。但不管怎样,妈妈和很多人在这场疾病中存活了下来,相比起牺牲在这场战役中的英雄们来说,我们应无限感恩与知足,感受生活的美丽与生命的珍贵。关于楼主的问题,在现在的我看来,对于任何人在面对生死忧关的情况下做出的或逃避或坚守的选择,我都表示理解和尊重。

————————
突然间得到这么多朋友的肯定和祝福,末学以及母亲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再一次感谢大家!也同大家一并向各行各业默默奉献的劳动者们献上祝福!
全国飞行员培训招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488

主题

3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623
发表于 2018-2-6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累了。不再回答任何评论问题。我能做到就事论事,不知道各位能不能也做到就事论事呢?我真庆幸离开了医学这条路,中国的医生真的要被逼死了,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生活中。
…………………………………………………………
1.麻烦各位把我的文字和我提供的文章仔细看完再来评论,我文中解释过的事情不想再在评论里解释一遍。
2.我不是当事医生,我只能推断当事医生是如何判断的。请不要再拿各种数据来问我这个病人是不是可以做,我认为我已经在文中解释得很清楚了。麻烦拉到最下面看,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认为医生是这样判断的,并且在诊疗过程中有风险可能的情况下医生通常做偏保守的判断是对自己的保护,且并没有伤害到患者的利益,目前的治疗方案是观察两个月看病情进展,这根本不是拒诊。
3.过去一直是个默默回答问题的小透明,第一次有这么多人关注我写的答案,我诚惶诚恐并且心理素质极差,这几天光回复评论各种质疑已经要影响我正常生活了。现在看到消息提示评论心里都一紧,生怕又是来骂我的。我已经不是医生了,并且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归医生这条路了,请不要再拿医生的圣人标准要求我。并且当医生的时候我也不是传染科也不是骨科医师,并且就算是医生也很不喜欢病人拿各种百度出来的结果质疑这质疑那,麻烦给我一条活路不要一直逼问我了。谢谢。
再次恳请各位看清楚我的回答再评论,否则我只好考虑关闭评论甚至删除答案还自己一个清净了,请见谅。谢谢各位。
………………………………………………………
我虽然没看微博,但我猜想那个病人一开始肯定有隐瞒病情之类的行为或者其他情况不适合手术之类导致医生不给他做手术。因为华西医院手术遇到艾滋病人非常常见,我还遇到过乙肝丙肝艾滋梅毒全占的一个老头,手术一样做了啊。从来没听说过单单因为艾滋病这一个原因不给做手术的。
等我去看看微博再看看要不要修改答案不过看题主描述那也是很主观的一面之词,不见得能参考。
………………………………………………………
我看了,跟我推测的一样啊。血管瘤是良性。如果没有艾滋病的话,是最好做手术解决比较好。但是在有艾滋病的情况下,做手术后感染恶化的风险很大,比起不做手术可能危害还大。两害相权取其轻(感谢知友赵天琦指出我写反了,我就说早上写的时候感觉怪怪的……),不做手术是对患者比较好的选择。怎么就变成医生拒诊了呢?
在华西待了三年,参与的艾滋病人手术不少于10例。华西历来都没有因为艾滋病拒诊的传统。
我只能说,这件事不是医生歧视他们,是艾滋病患者自己过于敏感了。
…………………………………………………………
知友 @顽固熊提到
同意,艾滋病病人是相对比较敏感。不过似乎是患者主动告知吧。这个问题其实侧面反应了,医院可能乱收费,乱做不必要的手术。
我想专门在答案里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以免引起误解。因为很多人都会存有这样的疑问。关于这个手术到底该不该做的问题:
不是这样的。这个患者第一次就诊没有告知艾滋病的情况,所以医生告诉他要做手术。因为这个病是存在手术指征的,但同时保守治疗也可以。对没有艾滋病的普通人来说这个手术做了好处比较大,一劳永逸,提高生活质量,毕竟保守治疗不能根治疾病。
艾滋病叫做“ 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说是缺陷其实是患者基本没有免疫能力。估计你也听说艾滋病人“一个感冒就死”这样的说法(民间说法,有夸张成分,但是也有它的道理,A友们请不要太敏感)。我们看来感冒并不可怕是因为我们身体的免疫力能把感冒病毒清除,但是对艾滋病人(不是HIV感染者)来说他可能完全没有抵抗力,感冒病毒也完全可能致死(是可能,几率远高于常人)。事实上多数艾滋病人的确是死于各种感染(各位A友们我没咒你们,人最终都会死,你们现在活得健康我为你们高兴,但是最终死亡原因是严重感染或者其他艾滋病的并发症如卡波西肉瘤或者肺癌的可能性要比常人高很多。)(哎哟我已经被整得要字斟句酌深怕哪句不够严谨要招A友骂了)
话说回来,在这个病例里面,他第二次就诊告知了艾滋病的情况。在有艾滋病的情况下,要不要做手术就得重新评估了。手术会造成创伤,手术后可能会有感染的并发症,对于艾滋病人来说发生感染的可能性更大,并且可能是致命的。这样的情况下,做手术的风险很大,术后可能发生感染并致死,不做手术可能影响生活质量,但不会因为外来创伤短期内致死。如果我是他的骨科医生,我也会建议这个手术还是不做比较好。但是在患者看来,之前说要做,现在我说艾滋病就不做,肯定是歧视!这件事其实就是这么回事。
……………………………………………………
最后加一句题外话:我男朋友也是医生,以前在一起上班的时候我们会互相说:“哎你明天病人怎么样,我明天有个艾滋的”“我有个两个乙肝和一个梅毒。”"那你明天小心点”“你也是啊”
很平常的对话。但是心里真的还是害怕自己被感染,也很担心对方被感染的。但是没办法,这是医生的责任。
…………………………………………………………
再次更新:
知友酒龄提到:
引用下某位知友在其他答案下的评论“华西案例中,告知前,要求感染者手术;告知后,要感染者不要手术。而感染者ART治疗之后,病毒载量在20 COPY以下,CD4在400以上。”这个是否可以判断这位HIV病人,即便携带hiv病毒,也是适合进行手术的?
1.HIV感染者与正常人CD4、CD8及其比值对照首先你可以先看下这篇文章。
2.其次我看过患者微博没有提到他自己的CD4水平
3.一般医生建议患者手术的时候,首先看手术指征,也会考虑患者经济状况和观察患者是否有强烈手术意愿。如果有指征,但患者看起来暂时不是很想做手术,那医生会建议先保守治疗观察。如果患者手术意愿明显,医生会建议做手术。
4.然后我想说,正常人做手术之后都有一定几率感染。术前医生会跟患者进行谈话和风险告知,每个患者都会得知术后可能有感染风险。并且术前麻醉科医生会再进行评估看是否能进行手术。
5.这个患者的具体情况我认为当事医生是这样的判断过程:1)第一次:普通患者,有手术指征,手术意愿强烈,建议手术。2)第二次:情况有变化,新得知主诉有HIV感染史,控制程度不详。此疾病并非影响生命,晚做或不做并不会有严重后果。如此可先观察两月并加强抗艾滋病治疗做好充分准备确保免疫力再复诊,如患者血管瘤没有继续长大,可以持续保守治疗;如继续长大,则手术切除。
6.我觉得医生有时候作出比较保守的判断的确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否则这种只是改善生活质量的手术轻易做了,如果术后感染出事,患者家属一闹,自己又要糊一脸屎。这也很无奈,现在的医疗环境大家都懂的。只不过没想到这一次,保守治疗又被说是拒诊,加上宣传处战五渣,闹得满城风雨,真是里外不是人。
固定翼飞行员培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488

主题

3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623
发表于 2018-2-6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手套戴两层,刷手刷好几遍。
下台之后,浑身冷汗。
其实我万万不愿意走上手术台。但是德高望重的老教授都上了,我哪有退缩的资格。


外科医生动手术割到手是家常便饭的事。
不管戴几层手套,削铁如泥的手术刀都能轻松划破。
面对HIV,面对多重耐药菌,根本没有绝对安全的防范措施。
就像去里面有食人鱼的池子里游泳一样。
在我迈入神圣医学殿堂的那一刻,我曾以希波克拉底之名宣誓。
我绝对愿意救治每一位病人。我一向认真对待经手的每一个患者。
但我同时希望自己的安全和健康得到100%的保证,起码不会因为工作受到损害,甚至是危及生命。
你们可以说我自私。
读了20年书,好不容易拿到博士,才开始独立行医生涯没多久,我承认我担不起这种手一滑就可能毁一生的风险。
父母并不是医生。他们的意见是,这世上总有刁民,你用不着吃他们的亏。碰到医闹或者其他威胁自己安危的事,大不了走人,我们不希望你受委屈。
我们主任更直接:有医闹打回去再说。你们今天能穿着白大褂站在这里,都是百里挑一好样的。千万不要让别人随意践踏自己的尊严。
再举个身边的例子。隔壁医院心外科,一次室壁瘤手术,我师兄被割了手。下台才发现HIV(+)。幸运的是两周后测出并未感染。
我至今忘不了那位师兄万念俱灰的样子,更无法想象这两周他是如何度过的。

这对某些人来说只是动动嘴皮子,轻松攀上道德制高点。
从上帝视角去批判别人,审视人性,本身就是不道德的行为。
他们自己做不做得到并不重要,起码嘴巴上可以轻松做到。但是在键盘侠眼中,“你”得做到。
也不要跟我说什么“政治正确”。

那一份如同走钢丝的紧张和压迫,只有当你切开艾滋病人的身体,手中握着他们充满血液的内脏和金黄色的脂肪;只有你拿着手术刀在他们身体内和自己指尖几个厘米的距离内游走,离断他们在搏动的血管;只有你的手术衣慢慢被他们的血液浸润,直到皮肤能感到这一份湿润,连自己的呼吸都能听到的时候才会懂。这种感觉只有经历过才会懂。
这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我见过喷到无影灯上的动脉大出血,见过心脏骤停、恶性高热,但那一次的紧张感是其他任何一台手术都无法比拟的。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想一想,如果你是医生,你的伴侣、你的父母是医生,你的子女是医生,你会怎么想。
你是否还是可以如此轻松地批判,如此理所当然地愤慨着让医生们去找“制度”讨公道,如此道貌岸然地咄咄逼人?
制度从某种意义上说,本就是很扯淡的东西。

我只是个普通人。
从没敢想过名垂青史,造福世人。
阴错阳差,穿上了一袭白衣。
为了不辜负这一圣洁的名号,我努力地去高尚,却屡受打击。
医生终究都拥有一切人性的弱点。
就算这份工作再神圣,它也只是一份工作。
因为工作自我牺牲的例子是很多,他们是我们歌颂赞美的榜样。
或许我觉悟低。但是我认为没有任何一份工作值得我去拿健康甚至生命冒险。
因为我还爱着这个世界,我的家人朋友,我想好好过这一生。

医生在是医生之前,首先是人,是父母的子女,儿女的父母,是爱人的另一半,和普通人无所差别。




-------------------------------
2017.4.9
写在几年后的今天

答主终究还是转行了。
离开了医院,也离开了知乎,远离了种种是非。
再不是什么大V,成为了一名咨询顾问。
我过得很好。

谢谢各位至今不断地关注和留言。
希望大家都平安幸福。
鞠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488

主题

3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623
发表于 2018-2-6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万万没想到,我在知乎的第一个超一千赞同回答就这样产生了。
很高兴许多小伙伴关注这个话题,希望大家不要苛责医生不愿意治疗艾滋病患者,更不要站在道德制高点要求每一位医生必须去救治艾滋病患者。一如你不应该站在道德制高点要求每一名战士死守阵地,要求每一名消防员硬闯火海,要求每一位警察与歹徒以命相搏,要求每一名教师带病上课.......那些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人是值得尊敬的英雄,那些没有用命去拼的人,请你也尽可能善良的体会他们的苦衷,如果不能体会,请问问自己敢不敢真的用命去拼。
二战时,日军九三式鱼雷从航程、航速到杀伤力和航行隐秘性都完爆其他各国产品。原因何在?因为鬼子用了纯氧做氧化剂。但是纯氧极度危险,小小的撞击冒出火星就可以导致大爆炸,所以日常维护非常危险。日本人的做法是让新兵先撒掉液氧,其他军官和技术人员则躲在水泥掩体后面,待纯氧放尽,危险解除再出来做后面的维护。我想大家都会说日本军国主义者全不把人命放在眼里,简直是恶魔。
然而十几年后,随着技术的进步,人们不用这么危险的技术也能造出更强的鱼雷。

那么为什么同样有别的办法避免医务人员受感染(比如到专门的机构,以更加安全的保障,让更加训练有素的医生,在周密安排下完成常规手术抑或是直接做机器人手术,让医生不直接接触病人),还要逼着他们冒险为艾滋病患者做手术呢?

如果关注艾滋病患者权益的人们多起来,大家一起提出有建设性的想法,调动一些社会资源,为艾滋病患者做机器人手术(达芬奇机器人手术请自行百度),既能够保护操作医生的安全,又能保证医疗质量。或许新的重大技术进步也会应运而生。

请千万不要空无一物的进行道德审判,务必就事论事,为解决问题尽一份力。这不正是知乎这个高大上的平台为大家热爱的原因么?

————————————华丽的分界线——————以下是原答案—————————————

鄙人整形外科医生,三级甲等医院住院医师,本科实习期间曾经参与抢救一个自残的艾滋病患者。一开始没什么,抢救到一半的时候患者家属到场,很小声的告诉主任这是个艾滋病患者。主任马上安排实习医生和低年资住院医师撤下来,自己戴了口罩和护目镜去继续抢救。(键盘侠请注意,事关患者生死,我们还是冒险继续抢救的哦!)当时我基本上是吓傻了,因为一开始给患者清创的时候刀片把我的手套划破了。我赶紧摘了手套检查手皮肤有没有划破——万幸,皮肤上一点点划痕都没有,马上颤抖着把手洗了两遍。还对着镜子反复看脸上有没有溅出来的血。之后第一时间去防保科把乙肝疫苗打了——没有艾滋疫苗,我至少把能预防的先预防起来。读研和工作期间也是多次给乙肝患者手术、换药。工作后也曾经在门诊给艾滋病患者换过药(键盘侠请注意,我也是给艾滋病患者换过药的哦!我治疗过的艾滋病患者应该比你握过手的艾滋病患者还要多哦!),但是仍然摆脱不了心理阴影。

说到这儿,我觉得我已经比绝大多数键盘侠更有资格谈论这个话题。

顺带一提,关于国人喜欢评论这种事情,我有切身体会。三年前的一个早上,准备坐公交车去学校,往站牌走(时间比较早,周围人很少)。看到一男性尾随一个在听歌的女人。快走几步发现男的已经把女人的背包拉开,捏住了里面的ipad正准备往外拉。当时什么都没想就把女人的背包合上,假装认错了人。女人吓得不轻还以为我是坏人。到了人多的地方,我看了一眼贼,发现是西北部某少数民族(敏感),正亮着明晃晃的小刀冷眼看我。我很想跟丫比个中指,可是担心他有同伙,没敢。这时周围的人开始议论了——“小姑娘,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们看了好久了!你一点点感觉都没有?”仿佛错的人是那女人。

有人拿勇敢的消防队员和医生做比较。说明知火场危险,他们还是会义无反顾冲进去。并以此讽刺医生没有献身精神,是一群只知道挣钱的吸血鬼。

那刚好,因为在整形外科工作的缘故,我还就真的接触过救火英雄。这些汉子真的是好样的!疤痕松解植皮后换药,有些创面没长好,需要反复换药,甚至要用刀片把肉芽刮掉。这种钻心的疼,他们咬紧牙关也忍住了。但是因为毁容甚至终身残疾,很多人从此就丧失了劳动力。(没见过严重烧伤患者的人永远想象不到疤痕可以多么恐怖)私下里问过几位消防员,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还会义无反顾冲进去么?很多坚强的汉子默默流泪了。同样的问题去问来看望他的战友,对方总会一脸豪情壮志的告诉我“我肯定第一个冲进去!”他的这位战友和他同时负伤的,只不过是左小腿上一片不大面积的二度烧伤,连植皮都没做。

消防员因公致残以后国家会有抚恤金,但是未来工作和婚姻怎么办?一辈子因为丑陋的疤痕遭人异样的眼神,怎么办?

医生因为救治艾滋病患者不幸感染,工作丢了不说,别人会怎么说ta呢?毕竟有许多心怀鬼胎的人传很久的一个谣言说医生护士的私生活怎么怎么乱。偶尔的个例被当成普遍不就是反智主义的一大特征么。这让感染的人未来如何自处?!

医生感染艾滋病以后就不能从医了,八年乃至十几年的医学学习和几年,十几年,几十年的医学技能积累一夜化为乌有,那些济世救人的伟大抱负,那些儿女情长的缠绵悱恻都要化为泡影。更何况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家人如何供养?

没经历过战场的人总以为自己能成为英雄,但是急诊室里面多少青壮年男性家属见到血淋淋的伤口吓得面色铁青,如果上了战场见到飞起的残肢断臂会不会吓得大小便失禁?

清流从来都是我们民族的脊梁,从来都是社会正气所在。可是清流也害人啊!键盘侠们,请秉着你们胸中的豪气和正义,做一些实事。不胜感谢。

絮絮言反倒是主题思想不明确,最后总结一下:1,英雄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2,任何人没有任何权力要求别人去做英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488

主题

3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623
发表于 2018-2-6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问题让我想到前几天亲身经历的一件事。

骨科,一名69岁男性,做膝关节内固定取出术。因为手术比较简单安全,上级医生就带了我一个人上台。

结果我都准备去刷手了,带教医突然喊我回来,犹豫的说:“小姑娘啊,要不你还是别上了吧...”我一脸茫然,他就用眼神示意我看该病人的检查结果——这病人梅毒两个+。我这人有点不栽跟头不长进的性子,第一反应的心理活动竟然是:“只要我小心点应该就没事吧,哪那么倒霉~”于是很潇洒的说:“没事儿!”老师叹了口气,说:“你还是祖国的花朵呢,男朋友也都没找过,万一有什么意外,后半辈子就毁了...”我才突然一个激灵,冷静下来,立马退到最远的角落....

说实话,我不歧视患有梅毒艾滋这样传染病的病人,但是确实心里会对他们的品质有一些不好的猜测。更重要的是,面对他们时,第一反应不再是以治疗好对方为主,而是如何先防护好自己。

不知道有人看到这里会不会骂我身为医者太过自私,也没什么。我不过也才23岁,大好人生才刚刚开始,5年前的一个志愿,将我送入这个特殊的职业,除了医生这个称呼,我不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不觉得拥有这个称呼就必须奉献和牺牲自己。白大褂承载着责任,但白大褂下的肉躯也只不过是普通人,除了在医院的繁忙,医务工作者们也有自己的生活。

曾经看过一句话:为人父母者,不知医为不慈;为人子女者,不知医为不孝。那些为患者无私奉献的医者们,我怀着深深的敬仰,但我自己做不到,也不想做到。说个自私的想法,当医生,其实也是希望对家里人有益处。新闻中这个拒绝做手术的医生,我是支持他的,没错,无条件理解。一个“好”医生,对患者们来讲是福气,但这个医生的家人是不幸的,我不想这么伟大,我只想在能力范围内,做好本职工作,而在生活中,做一个跟大家没什么不同的,幸福的普通人,对我来讲,真正爱我的人才是最亲近的,最需要也最值得我牺牲奉献的。

对于医护而言,“缺少宽容”应该是很多患者和家属给我们的最直接体验。他们冠以我们天使的名号,要求我们必须能挽回生命、返还健康,奉献、无私是理所当然的事,出现差错就活该被打杀。我们其实不是天使,我们没有翅膀,只有一副沉甸甸的枷锁。


当然了,这次的经历给我最大的收获
就是
....
....
....
以后每收一个新病人!
就先把传染病筛查看一遍啊啊啊啊!!
正儿八经医生们就不说了!
实习生见习生们!!!
尤其是在外科轮转的!!
经常要上手术要换药的!!
千万多关注病人们的传染病筛查啊!!
免疫学检查报告多看看啊!!!
万一中奖!!
后悔都来不及啊!!!
我们还年轻!!!
虽然热血但不要无知啊!!!
就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488

主题

3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623
发表于 2018-2-6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个法医。
有一次我和一个同事在解剖一具尸体的时候,那个同事在开胸腔的时候手抖,不小心把自己的左拇指划伤了。
口子不是很大,但是血也很快的染红了两层手套,同事赶紧出去摘了手套,用力把血挤出来。
死者是个精神病人,我们调看了医院的病历,可惜没有检查传染病相关的化验。
后来同事在心惊胆战中过了几周去医院查血,才放心。

我们的工作是查明死因,替死者说话。但是我们不想因此而染上疾病。

艾滋病人有被医疗和救助的权利,医生也有保护自己生命不受威胁的权利。

(了解更多法医学知识,请关注我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6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苟且偷生人之常情,扯什么医德啊,在医生没有任何保障的当下,灌鸡汤唱高调跟放屁没差别。就问一句,如果医生感染了艾滋,他的家人谁管?医院,还是政府,还是网友?
管不了,那就别逼逼了。
这世界舍身取义的英雄固然值得尊重,但贪生怕死的普通人才是大多数。同样,这世界也没人欠你的。很多事情,先想想为什么,再想想凭什么。
作为键盘侠,也许在你们的世界里,老师就得累死在讲台上,医生就得晕倒在手术室,警察就得和歹徒对打肠子流一地。。。。。但是现实世界,拜托,你行你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488

主题

3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623
发表于 2018-2-6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一名HIV感染者,男,生活在离北京500km的某三线城市。我正在经历因HIV拒诊的事件,有发言权

我们的敌人不是艾滋病人
而是艾滋病病毒
我们的敌人不是疾病
而是在疾病面前自怨自艾。

今年11月8日检查出HIV抗体阳性,现在还未服用抗病毒药物。

恰巧进行一种小病的治疗时初筛发现,当地最大的三甲医院拒诊了我,我和朋友分享了被拒诊的事情,朋友要我告法庭举报医院,我友善地谢谢他对我的打抱不平,但是教育了他

“医生也是人,我不能因为我的自身原因再去毁了其他人的身体健康”

因为当地专门接收艾滋病的传染病医院医疗条件落后,三甲医院又没有预防职业暴露机制,我被建议到北京佑安医院治疗。

太开心了我可以去帝都玩耍了

我去了北京佑安医院艾滋病门诊,那里的医生和护士真的太热情了,大夫嘱咐我各种各种,等到了治疗时,那位护士小姐姐真的是太好了,对我非常细心负责,在治疗时还怕我太过疼痛而跟我聊天。
我第一次去做治疗时她在处置台上问我:“你有HIV吗?”
我以为又要碰到尴尬的事情了,我就说:“我有,您要带好手套不要出意外。”
护士小姐姐急忙说:“不不不没有那个意思,你想多了,只不过HIV需要特殊器材而已,我需要准备。”

真的很暖,仿佛就是我生活的希望。
她跟我聊天,聊被感染经历,安慰我,跟我开玩笑,那是我HIV阳性以后最轻松的四十分钟。

我现在坐在从北京到家乡的火车上,结束了第二次的治疗,下次治疗护士小姐姐就不当班了,可能很难再见到她了,我今天特意问了她的名字,下次要给她带牛肉干哦哦哦(某三线城市)

说实在,感染HIV后,在欠发达地区基本就告别现代医疗了,可能只能享受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医疗条件。虽然我感染HIV,我也希望我可以享受到公平的医疗服务,我也可以受到公正待遇。但是不行啊,一是医护人员的警惕,二是我要对他人负责。

我没有夸大自己的善良,虽然我向善的想法是倒逼的,但也是真心的。

加油吧
我们的敌人不是艾滋病人
而是艾滋病病毒
我们的敌人不是疾病
而是在疾病面前自甘堕落


12月19日
深夜更一下
我看到这么多赞和评论真的受宠若惊,玩知乎这么久从来没有接收到这么多点赞真的好开心,还有各位的祝福和鼓励,真的谢谢各位。

我爆一下家乡吧,我是呼和浩特市人。
在我的家乡,所有三甲医院真的没有艾滋病防控机制,我在呼和浩特市遇到了一个医生奶奶非常想给我治疗但是无能为力,因为医院规定不允许,我就被安排到了当地的传染病医院,但是那里的医疗条件真的不怎么好,只能转去北京治疗。北京的大夫们正是有成熟的防控机制,才会放心地给HIV患者治疗的!

我每个星期都要去一次北京,12月16日我回到家乡以后,由于小病反反复复治不好,而且去北京没有见到对我超级好的护士姐姐 感觉心情失落,有一点想轻生的念头,不过现在已经调整好了,而且看到各位安慰我鼓励我理解我,我就又坚强起来了!谢谢各位!

我希望各位把对于我的理解和爱心,分享给更多的人,也并不局限于HIV感染者,应该给予我们社会中受到歧视和不公正待遇的各个群体,让爱心真正的传播出去。还是那句话,歧视和无知才是最大的敌人。

看到评论里很多人说有的HIV感染者隐瞒病情私自去治疗,这种做法首先是要批评的!但或许是被逼无奈,谁都想享受现代医疗,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跑北京。。。。。。如果社会环境宽松些,艾滋病并不被大众所排斥,可能他就会自觉的接受正规的艾滋病治疗程序,也就会减少hiv病毒的扩散风险啦!(可能这段话会招骂,但是我还是要说)
再次谢谢各位对于我的理解和支持,各位晚安

12月31日更
又是一个周末,结束了最后一次的北京治疗,虽然回到呼和浩特后可能还要输液,但终于可以欢欢喜喜过大年了,嘿嘿嘿

现在正在熬过抗HIV病毒药物的副作用,全身红疹,每天头晕恶心,是挺难受的,每天吃药一大把。在这里告诫大家一定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否则就会承担后果。

今天终于能和医院的护士姐姐告别了,希望下次见面不会是在医院。治疗时候姐姐给我看了她一岁大的孩子学走路的视频(今天我才知道她已经三十多岁了,很显年轻),是一个特别亲的小孩子。真的感觉姐姐没有把我当成一名患者,而是当作弟弟来看待,没有什么话可说了,只有感激,感激。

我真的希望,看过这篇文章的人可以重新思考我们对医生的态度,我真的不希望再有类似“医患关系”的新闻出现,算是我恳求大家,不要把自己对医疗的过高期望都强加在医生身上,谢谢。

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帖子也要沉了,谢谢各位知友的鼓励,谢谢给我帮助的人们,新年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6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这个问题很感慨,里面提到华西医院骨科是我本科实习待过三周的地方。那里有很多我所尊敬和爱戴的老师们,还有每次值班通宵手术以及我离开骨科一周后发生512大地震骨科所有老师大家不眠不休轮流做手术的记忆。
病人隐瞒HIV病史所以医生拒诊手术,在我看来这个病人确实很自私,因为他没有换位思考这样做会给医生和他的家庭带来的巨大风险。
我大三时候教过我一年医学英语的老师,本来是非常优秀的外科医生,因为手术中不慎划伤被病人感染乙肝,考虑害怕影响以后的病人只能忍痛割爱离开手术台转为教学岗位,才35岁左右,正是外科医生比较黄金的年龄。
华西附二院实习遇到过一个警察叔叔送来的凉山彝族怀孕妇女,看她全身针眼血管塌陷,推断吸毒。因为急诊剖宫产,血液检查结果是术中才送到手术台,患有HIV,丙肝,梅毒三种血液传染病。因为之前推测出可能有血液传播性疾病,大家加强防护,带了三层手套上的手术台,没有医生说拒绝不上手术,只是做好防护尽量小心。
在泌尿外科实习有次手术,因为是入科室第一天术前未看病历,术后我看病历发现病人有梅毒,但其他医生事先未告知我做好防护,当时真的气极了,怕的不是有这种病,而是未知的情况下不够小心发生意外情况感染就麻烦了。
曾经在实习的一年多时间在各个不同科室特别是传染科期间遇到HIV病人,算了算遇到过16个,肯定有过害怕,担忧,焦虑,但是明白它的感染渠道,只要做好防护就好。遇到过送来是满口腔鹅口疮的病人,还有送来就重症肺炎呼吸极度困难病人,事后这些病人经过疾控中心两次抽血确诊都是HIV。从最初的好奇到后来的适应,每次还是都积极抢救救治他们,只是提醒自己尽量小心一些,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幸福。
所以各行都有自己的艰难和不容易,大家尽量换位思考一下对方,替对方考虑一下,也希望医护同行都能好好保护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民航飞行员的报考条件
国际飞行员的报考条件自费飞行员报考条件初中生飞行员报考条件高中生报考飞行员条件
大学应往届毕业生飞行员报考条件通航公司飞行员报考条件空军飞行员报考条件海军飞行员报考条件航校航空学校飞校大全
飞行员体检标准有哪些飞行员培训需要多少钱飞行员招生直升机飞行员报考咨询飞行员培训学校

飞行员网站|航校|飞行员报考条件|飞行员培训网|飞行员招生网|Archiver|手机版|网站地图|网站联系人微信bgs100|51飞行员招生网 Inc.  

GMT+8, 2018-9-21 18:10 , Processed in 0.234658 second(s), 3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飞行员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